江山市站 免费发布传感器基地信息

新火巅峰测速

2019年08月24日 06:21 信息编号:XOTU1NjA0NjQ4 我要留言
  • 买卖 传感器yzc
  • 230元
  • 商家/经纪人
  • 出租
  • 况亦雯
  • 14123377337
  • 阜康市戳直砂轮机设备公司
新火巅峰测速收录查询:百度 搜狗 360   分享更易传播
详情介绍

新火巅峰测速   顾强默默抚了抚额,走到讲台前拿起习题本回到座位递给赵雪,不怀好意地向她眨了眨眼:“小雪同学,这个就拜托你啦,晚自修前帮我抄写到黑板上。”  “是,是,所以,就拜托啦。”顾强一边收拾课桌一边没好气地敷衍道。  “没事,进来吧。”高傲微笑着将顾强让进房间关好门,淡笑道:“请假不成功?”  顾强闻言偏头想了想,就事论事般地说:“比较好的一些专业的中专,或者是高中。你呢?”  顾强“噗嗤”一声,随后认真地打量了高傲一番:“我说高傲,你开国际玩笑吧,我们俩可不是一个省啊,就算我选择高中,那最多也是我们N市的N中啊。” 

  “老师,你在这等我一下。”顾强突然起身往前台走去。当秦正君回过神来时,顾强已经买好单回到座位,“老师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去车站吧。”顾强拿起座位上的背包说。  秦正君见顾强睡着了,轻轻地将她的头靠到自己肩上,把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,看着如此安静的她,脑海里回放起画面来,考试结束后抱怨着自己高姿态老师形象的她,没心没肺在公园里忘乎所以的她,老街上悠闲散步的她,茶馆里静静品茶的她。  可是,N市到M镇也不过2小时的车程。快进M镇车站前,秦正君收起自己的外套后,把顾强轻轻扶正到座位上,待进站后才轻轻拍拍顾强的肩膀叫她下车。或许是觉得有秦正君在身边,或许下午玩得太累,顾强这一觉睡得很香,能睡的她,着实让秦正君喊了一会儿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  “强儿,这么晚,洗干嘛?明天再洗。”顾正国见顾强在院子里洗衣服就说。  “自己路上小心点,包放好,钱当心。差不多的就别买了,买多了浪费。”  来到N市后,顾强先去了N市重点高级中学,在学校里转了一圈后,望着面前那一座座教学楼,干净的路面,修剪得当的绿化,宽广的操场,顾强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学校,心里暗自想道:一定要到这里来上学。  坦白说,顾强买的学习书并不多,顾强在五花八门的题海书籍中,每个科目各挑了两本。倒不是因为妈妈的叮嘱,而是她个人觉得没有必要买那么多,多了也做不完,少而精是顾强的宗旨。  

   “顾强选N中也是有道理的,长远看以后考大学拿的是本科学历,肯定比大专学历强。”校长转头望向秦正君,说:“我一会还有个会,你招待下。”然后笑呵呵地跟顾正国夫妇打了个招呼就走了。  “是啊,那个班主任,我们乡下人,懂得不多啊。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好了。”顾正国打着哈哈。  “那老师你先忙,我们这就回去了。呵呵,我们庄稼人,知道什么啊,过来问问你们老师,讨讨经。”玉儿站起来笑吟吟地说。  顾正国夫妇从M镇中心回来后,尽管还是期望顾强选择师范学院,不过态度上有所缓和,或许是校长大人的那句“进了N中等于一只脚跨进大学门”起到了作用。瞧着顾强那副铁了心上N中的架势,语重心长地跟顾强说了句“你自己想清楚,自己拿主意”,就不再劝说。换句话说,他们把选择权交给顾强了。  接下来的几天,只要不是严肃的场合,顾强就乖宝宝一枚,安静地跟着;不方便带着顾强时,顾强就待在宾馆里看看书。顾志军工作空闲之余,就带着顾强去周边的风景名胜游玩,或逛逛街什么的。  顾正国夫妇,第N次经历了“等待-失望”,不同的是这次经历,他们多了些犹豫,然后,他们的小娃娃就在他们的挣扎中出生了。顾强这孩子也是懂事,从小跟着爷爷出差,都是乖巧的,从不给爷爷添乱的。她跟着爷爷出席各类场合的次数多了,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越发严格要求起来,想着不给自己爷爷丢脸。=======增加教养,见世面,开开眼界。 

  “逛K市?你确定?K市倒是有几个小景点,可以转一下,不过,你们S市可是大都市,这城市都是差不多的,与繁华的S城相比,这K市你逛着不会没意思么?”  “什么嘛?”顾强撇了撇嘴,说话间两人来到高傲下榻的旅馆前,顾强指了指前面的旅馆大门,“那我先回校了。明天见。”  “顾强!”高傲忙喊住她,“那个,你要不要跟我上去冲洗一下?”他们刚刚在田里玩得可是有些疯,回来前两人是简单打理过自己,看上去不算狼狈,但是冲洗一下还是需要的。  顾强到了宿舍放下餐盒后,开始收拾明天需要带东西,考试文具、相关证件、换洗衣服以及洗漱用品一一查点完毕后,简单一个背包就收拾好了。准备妥当后顾强爬上床铺,调好闹钟开始午休。  “明天上午十点的车票,大概中午12点左右到N市,安排好住宿后,下午我们去N中了解下考场。”秦正君见顾强走近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。  “你的车票就放我这吧,第二节课下课后我们去车站有点赶,明天,你第二节课提前下课,我们九点半在学校传送室汇合,然后一起去车站。”秦正君看着顾强说。  

   “把上面的信息核对一下,没有问题,户主在这签字。”工作人员处理好,递过给顾强一张纸。  “好,谢谢您。”顾强接过来,认真核对了之后,确认没有问题,把纸放到顾正国面前,手指着一处说:“爸,在这写你的名字。”  工作人员核对了一下,把户口本翻开新的一页打上顾兴的户籍信息,之后就把户口本递给顾强,顾强接过认真核对后,确认无误,这才一脸微笑地望着工作人员,礼貌地问:“您好,手续都办完了吗?”  “强儿,这就好啦。”走了好久,顾正国仿佛才回过神来,有些不敢置信地问。 

  “你在这里,分段落丢了3分,我仔细看了一下,其实按照你这样分段落也是说得通的,可没标准答案好。”语文老师停顿了一下看着顾强说:“今后遇到这类题目要猜测下出试卷老师出题目的动机,可以避免这样的错误。”  “还有这里扣了2分,”语文老师又指着一处的填空。“你答的绿叶倒也说得通,不过标准答案是红花。”  “另外的5分是在作文上丢的。”语文老师看了看顾强说“总共60分的大小作文,扣5分算不错的,一般比较优秀的都会扣3-5分左右,稍微差点的扣个6-10分,再差点的是扣个15分左右……”  “哎,上学呢,上什么梦学啊,我们村有几个上学的?多大了?还上学?”  “孩子有得上不让上吗?考不上没办法的。我说就选个不错的中专,又能解决户口还能学个专业什么的,以后找了工作,不用像我们一样种地。”  “上什么梦学啊,上了之后又怎么样,会赚钱都一样,你看人家初中后出去打工的,那年不赚个几千块带给家里啊,自己还把自己嘴管去,不用跟家里拿钱。”顾强微微蹙眉,这个消息对她来说,太震惊了,完全超出她的范围(更改为:理解范围),她抿了抿嘴,一声不吭地待着,机械般地摆弄那些米团。自动屏蔽掉耳边的讨论声,全心投入到做年糕上。  

   “安静!”秦正君微笑着向大家挥挥手,示意大家安静下来,然后笑呵呵地丢了句“大家开始上晚自修。”就转身离开教室。  初一一班全体同学抱成一团,如同战斗力十足的军队。班长顾强是他们的元帅,副班长孙晓刚是他们的军委,各课代表是他们的营长。他们的战斗任务就是期末考试年级第一,他们的文艺节目是元旦聚会圆满召开。  项目一(期末考试年级第一)总负责人:班长顾强,各分队队长:各科课代表。同学们自发组织成互助小组,小组中遇到难点组里集中解决,解决不了的按科目提交到各科课代表处,全班统一解决。每科目的重点、难点当天晚自修结束前提交到顾强手中,次日中午及晚上(下午第一节课及晚自第一节课前一小时)顾强将昨天各课代表提交过来的重点难点进行统一讲解。  次日清晨,顾强迷糊中突然感觉有东西往嘴里塞,忙睁开眼却见玉儿拿了块糖果塞在她嘴里,见她睁开眼,笑嘻嘻地说:“恭喜,吃了。”  顾强只好硬着头皮把糖果吃了,说实话这早上起来还没刷牙就吃东西,感觉不是很好。可是她很清楚玉儿的脾气,你要是不顺着她,她又得记心上,有事没事就拿出来唠叨两句。  顾强吃好后忙起身去洗漱,然后就听从玉儿的吩咐出门拜年了。下午吃完午餐后,顾强见玉儿心情愉悦,就好奇地问玉儿“妈妈,你今天早上干吗塞个糖果到我嘴里?” 

  “恩,那是当然。只要我顾强能办到都可以。”顾强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豪气万丈地说。  “那好,我俩竟然已经是未婚夫妻了,那我先盖个章,省得你日后耍赖。”说罢俯身双唇快速地在顾强的嘴唇上“啵”了一下。  “啊?你,你怎么这样啊?”顾强猛然红了脸,气急败坏走进卫生间洗漱去了。  高傲愣了一下小声地解释道:“强,你生气了?是你说什么条件都可以的,……”越说越小,最后小得跟蚊子似的。  闻言高傲心中暗喜,却又不敢表现出来,只好陪着笑脸哄道:“好,我冒失了,别生气啦。我刚才也是情不自禁,那也是我的初吻,你就别气啦。我们不是未婚夫妻么?”  秦正君好似没有看到顾强的不自在,淡淡地说:“这个班会就由你照常主持吧,我刚才听了你的汇报。”说着望向全班同学,凉凉地说:“我们班的出席率不高啊!比我任教的另外两个班级的出席率低多了。”  顾强抿了抿嘴,看了看秦正君又看了看全班同学,轻轻咳了两声,有些尴尬地说:“根据我们上个月的自习课出席情况,确实不是很好。咳,作为你们的班长,我表示抱歉,没有给你们带好头。”  顾强深呼一口气,接着说:“课后,刚才报到迟到的、早退的、旷课的,如有什么特殊情况的,可是到我这边说明情况。嗯,以后,大家有特殊情况不能按时上晨跑、早读课、晚自修,要提前请假。没有的话,我希望,大家克服一下,让我们的考勤好看一些。  

新火巅峰测速-信息图片

新火巅峰测速简介

奇俊清

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24日 06:21
信用记录

24时滚动更新资讯

热门资讯